search

對土地好,才是美好 - We-Bag以回收設計創造共享台東

對土地好,才是美好 - We-Bag以回收設計創造共享台東

秀:黃秀玲 Show /東東市 主理人

儇:黃子儇 Xuan /Underground Studio創辦人/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研究所

DKacaw Huang / 東東報主編

D:創立Underground Studio品牌原因與含義?

儇:我之前管理北藝大地下美術館工作室,長期生活及創作在那個空間,就直覺決定品牌為Underground Studio。也因為當時學校的創業比賽,我想試一試,就成立了工作室。我們有個slogan「地底下的會改變地面;Underground may change the ground」是來自當初與秀老師的聊天對話裡頭汲取的。

D:在大學時的展覽《秘密基地》運用了藍白帆布製作,這之於we bag計畫是否有相關?

儇:我大四時很迷惘未來是否走創作,及對展覽空間的一成不變有些倦怠,我索性將展覽場用藍白帆布包了起來,因為當這個工業符號出現在城市時,表示一定是這個空間正在進行修復、修建的狀態。而我一直希望「避免藝術的必要性造成浪費」所以這批帆布可以重複再使用,分解、拆解後再融入下一個空間裡。也是後來我決定作we bag計畫先從廣告旗幟開始設計再生。we bag是期許「在每個有限的框架裡創造無限的再出發性」,等同當時的初衷:使用再使用,拆解後融入下一個空間。

D:we bag計畫 - 共享包是什麼?

儇:「讓它不屬於任何人也屬於任何人』如果這個包會讓你記得帶出門的話,如何保持美感及實用性,也是課題。再來是規劃擁有流通的會員制,希望更吸引人。

D:執行we bag計畫;你希望臺東這個城市能回應你什麼?

儇:我之前來慢食節,非常感動,大家使用葉子來當餐具,台東做得到。所以我希望我也能在這裡試試,「減塑減生產」並希望變成大家生活中的一部份,讓臺東土地繼續漂亮,保持對環境友善。我很感謝在學校創業比賽中,遇到超級正能量的show,那時在我報告完後,她眼睛發亮的看著我,我心想:啊!就是她了!秀期許我將we bag計畫完善成全民運動,我也如此相信著,並一步一腳印走到現在、走到台東。

D:請問we bag計畫是如何吸引您的呢?

秀:那時我擔任北藝大DDMaker的評選業師,我覺得他們在做一件對這個地球表面很有價值的事情,可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正在創造未來、不知道自己掌握了改變未來的力量,所以我急切著希望能放大那個能量。而且子儇很棒的是:即使後來沒有夥伴,他也繼續前進,這是創業很重要的關鍵。

D:we bag計畫在您的定義是什麼呢?

秀:東東市提倡友善土地並美美地生活。在這個世界做相同事情的人太多了,但是「美」大勝。所以即使有很多類似的想法做回收包,但子儇身為藝術創作者,因此他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有「美」的詮釋和再創造,讓整件事情會吸引到更外圍的人,那些即使對環保沒有那麼關注的群體;也會因為想擁有一個美美的包包,而變成了泛族群。

「美」這件事就是能網羅到不是在核心裡的人,也跟著去參與,也會發現自己正在實踐這個理念;這就是「美」的力量的擴散漣漪和影響力。透過這個計畫,我們私心地希望來臺東的旅人能做到把垃圾帶走,而在這裡,你帶走的是一個美麗的包包。這件事情有了轉換,就是創作的價值,也是we bag對我的意義。

D:對we bag計畫有什麼期許呢?

秀:我希望子儇再發出更多的能量,更加倍的行動力,「被看見」很重要,邀請更多人一起想如何擴大影響力。因為臺東沒有焚化爐環境條件很脆弱,至少我們努力不浪費,用這個方式來Save Taitung,讓臺東一直都是我們喜歡的樣子!



上一頁 下一頁

您的購物車目前還是空的。
繼續購物